当前位置:  > 时代先锋 > 正文

感谢党报救命恩

2020-07-14 12:06 来源:河南党建新闻网 访问量:


    春来冬去,寒暑易节,一晃30多年过去,我对党报《河南日报》有着特殊的感情,因为党报救了我的命,让我重获新生,尤其是《河南日报》“528”号原编辑王秉亭先生和社会各界关怀帮助抢救我的往事,依然记忆犹新,终生难忘。

    1985年的初秋,当时我高中刚要毕业,得了阑尾炎病,8月份住进了当地的乡镇卫生院。经诊断需要动手术,进了手术室后,医生打开腹部,脓液,大粪粘满了肚皮,无法下手,医生做简单处理后,缝合了伤口,当时我处于极度的昏迷状态,眼睛都定了,外面父父母撕心裂肺的哭声,我全都听不见。经过医护人员的抢救,几个小时后我清醒了,但由于当时的医疗条件差,虽然输了几天血,人已清醒。但伤口仍无好转,一星期拆线后。伤口全部裂,开有半尺长的口子。肠子都在外面,身体极度虚脱,再输液,没钱,但病情仍然大但恶化,只好用输吊水维持生命,连口水也喝不进。伤口还时常流着大粪黄水。医生每天来给我冲洗伤口,每冲洗一次,都痛如刀割。就这样,在医院经过近四个月的住院治疗,我能动嘴吃饭了,虽然还不能自理,且伤口仍不能愈合,但由于钱已用尽,只好带病父母给我拉回了家。

    我出生在大别山区河南省商城县汪桥乡东庙村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兄妹七个,父母亲当时身体也不好,本来就很贫苦的家庭,再加上有几个上学的学生,家庭经济十分拮据,这就使得我当时上学就受到了巨大的压力、阻力,父母累极就停止让我上学,我就硬着头皮上。这样上学就受到了巨大的压力,阻力,到了上高三快毕业时,因为快要高考,压力大,再加上经济困难,营养跟不上,起初是感冒了,没钱治,就没把病当一回事。一直拖了好长时间,在实在坚持不下去的情况下,我从学校回到了家中。回家后妈妈催我去打针,当时打针还得卖掉家中的大米,实在不忍心,就又拖了一段时间,身体不但没有好转,反而病情加重。父母只好卖掉三十多斤大米,把我送进医院,经诊断需要动手术,又无钱付手术费,怎么办?卖掉家里唯一值钱的一头猪,拼凑了一百七十多元钱送进医院,在之后近四个多月的住院治疗费用,全是靠卖掉全家几口人的粮食和亲戚资助借来的钱支撑的。

    在医院回到家中,别说吃什么营养的东西,就连正常的家庭生活都无法维持。柴、米、油、盐时常断缺,弟弟妹妹也被迫中断学业,我自从病倒后,没有穿过一天干净的衣服,没睡过一夜干净床,伤口腐烂,还时常留着大粪、黄水,痛如刀割,就毫不顾忌的苦叫、呻吟,父母心痛,无能为力,暗自留下了很多眼泪,我的病不是没得治,但由于没钱只好放弃。

    时间慢慢熬到了第二年的1986年的七月份的一天,我能慢慢坐起来了,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我带着试试看的心理向《河南日报》编辑部发出了一封呼救信。

    信发出后,落到了《河南日报》群工处的一位老编辑的手中,信中的一字字,一句句,如泣如诉。深深地打动了这位菩萨心肠老编辑的心,他就是河南日报群工处“528”号编辑王秉亭,王秉亭看信后决定,想方设法要抢救在生死线上挣扎的我。他拿给在河南日报学习的尹程起同志看,那夜,王秉亭办公室灯火通明,王秉亭老师把我的信修改后打印出清样,王秉亭老师说:我一定要想法坚决救活她。

    紧接着王秉亭老师和尹程起,他们两人把我的呼救信复印几十份,当时王秉亭老师忙,安排尹程起以王秉亭老师的名义把我的呼救信转发到他们认识的单位领导和亲戚朋友,一封一封地向外发出,然后,王秉亭老师又和尹程起一块亲自到找到郑州黄河游览区党委书记王仁民,又到了陕县大营村找到了村支书陈玉顺等等,各地去求援。王秉亭的奔走相告,众人纷纷慷慨解囊。

    王秉亭老师和尹程起又分别写信安慰我,说正在想办法筹钱,因为王老师工作十分繁忙,他就让尹程起以他的名义向商城县人民医院写信,请求医院“速将李福琴接到县医院治疗,医疗费待后筹措。”

    1986年9月19日这天,是我重获新生的日子,至今难忘,商城县人民医院党委书记陈耀贵、院长刘七生及其他医护人员开着救护车到了我家,把我接到了县人民医院......

    住院后,王老师和尹程起在家庭困难的情况下,首先给我汇来了钱,王老师30元,尹程起30元,接连写了4封信给我,鼓励我“树立信心,战胜疾病,热爱人生”。这样他们还不放心,因为当时医疗费还没有着落,王秉亭老师又让尹程起以他的名义把我的情况写信给当时的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张树德同志,因为当时张树德同志正因病在医院治疗,而这封信就转到河南日报原总编翁少峰先生手里,翁少峰便把信转到了省委有关领导批示,批示到信阳地区行署专员董雷手里,董专员接到批示后,立即让当地民政局给我汇来了三百元钱,作为医疗费和生活补助之用。

    紧接着,通过《河南日报》“528”编辑王秉亭和尹程起等同志的共同努力,一张张倾注深情的汇款单和一封封充满温暖的信件从省内外飞来。其中郑州黄河游览区在王仁民同志的带领下,全区汇来500元钱……,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总共收到捐款将近两千元,收到各种鼓励我战胜病魔的信件数十封。而这期间,河南日报社派人来看望我,王秉亭还不放心,除了写信鼓励我战胜疾病外,还亲自来到我家,安慰我父母,鼓励我们树立信心,热爱人生,当时商城县广播站的编辑蔡明伦知道情况后,立即写了一篇报道《一封呼救信发出之后》,被《信阳报》1986年12月24日头版头条发表,紧接着又有许多好心人去医院看望我,并且商城县的8位采编人员又给我巨款80元钱……。面对一封封安慰信,一张张汇款单,治愈后我不知说什么好,流下一串串感动的热泪,终生难忘党报以及党报编辑王秉亭等这些党员亲人们。

    在商城县人民医院经过近六个月的治疗,终于好了,万万没有想到,我和他们素不相识,是他们的大爱,让我这个生命从死神手中救回,他们的崇高贤德和善良之心可见一斑。


    2007年4月19日李福琴(右)与王秉亭(中)夫妇李爱莲(左)合影留念
 
    后来病好后,我去郑州看望王秉亭老师,在他的家里,王秉亭老师的夫人李爱莲待我像亲女儿一样,跟我拉家常,那时她上班很忙,但她还抽出时间给我包饺子,做好吃的等等。在王老师的家中,我看到了许多报刊杂志报道他的许多助人为乐的感人事迹,才知道他是一位不求任何回报,无私地帮助了许许多多需要帮助的人。我庆幸此生有幸能让我遇到这么好的一家人。

    到了2017年7月份的一天,我突然接到尹程起同志给我打来的电话,他沉痛的告诉我,我的恩人王秉亭老师因脑溢血医治无效于2017年3月13日去世,享年86岁。噩耗传来,我在家里嚎啕大哭,连夜带着我的家人赶到了郑州,见到了王秉亭夫人李爱莲干妈,拉着她的手,泪如泉涌,埋怨她为什么不告诉我,她说:“不想给你们添麻烦。”他们心中的无私大爱此刻用任何词语都无法形容!

    王秉亭老师在河南日报工作四十多年,他所收到读者来信,件件有着落,事事有回音。在群工部里,挂着几十面省内外群众送来的锦旗。诚心诚意帮群众办实事,尽心竭力为群众解难题,坚持不懈给群众做好事。将老百姓的疾苦当成他的疾苦,老百姓遭受磨难好似他遭受磨难。他是一束阳光,温暖着广大读者的心,倾注了自己的全部心血,倾心奉献,用爱心演绎了一曲生动和蔼可亲的乐章。他真心实意为读者服务的精神,感动了所有接触过他的人。他用自己的生命书写着一名普通共产党员精彩的篇章。一个人做一件好事并不难,难的是做一辈子好事一直坚持不断。王秉亭凭着一幅热心肠,为群众解决了许多困难,办过很多好事,他一生做的好事说不完,写不清,他好人,他应该活在人民心中。深切怀念528编辑王秉亭先生,他传播着社会的正能量,传播着大爱,传承中华民族传统美德。我深深的感谢党报救命之恩,我感谢党报新闻工作者和社会各界群众、感谢救命恩人王秉亭!(
作者 李福琴
 

本文标签:

编辑:王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