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时代先锋 > 正文

生命的召唤——三十名铁路职工(家属)食物中毒被救纪实

2020-09-19 17:15 来源:河南党建新闻网 访问量:


    作者 翟基生 李佩山
 
    一滴水能反映出太阳的光辉,一件事可体现出时代的风貌。34年前在兖南线30名铁路职工(家属)严重食物中毒,被当地人民群众和军地两家医院全部救活,真是惊心动魄,令人永远难忘!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1986年3月2日,星期天。承建兖(州)南(陶乐)铁路联络线施工的铁道部十四局三处十队职工,正像往常一样奋战在工地上。中午12点半钟,工人鲁春祥感到头晕、恶心,接着就喷射似地呕吐起来。队长刘奉昌、指导员张振兰和工人柯培贤、赖阳伟、李永杰等也接二连三地如此发作……

    10人,20人,一连30人出现这种症状。其中有一名临时来队家属,身边还带着吃奶的婴儿。仅10几分钟,一个个口唇和面部青紫,抽搐,四五个人都已东倒西歪,不省人事。真是突如其来的灾祸啊!

    不知是谁说了一句:“是食物中毒。”指导员张振兰一阵哆嗦。他一边吩咐尚未发病的工人,到驻地白家店村卫生所呼救,一边摇摇晃晃地走到电话机旁,用颤抖的手抓起话筒,向段领导报告。

 
    段党委书记吕厚东紧皱眉头,听完电话“啊”了一声:“快!十队有30人食物中毒,生命垂危!”站在他对面的正在该段蹲点的处工会主席陈德全,随即和吕书记一起催促司机驱车前往。

    (一)

    13点40分,事故现场。

    白医生和卫生员们给病人注射维生素C,无效!输葡萄糖,无效!他们个个心急如焚,额头汗水津津。陈主席和吕书记转身对三段工程师杨树云说:“快!快去打电话向最近最好的医院呼救!”

    病员如此之多,病情愈来愈重,不能等啊!陈主席当机立断:“送医院!”

    可是,眼下只有一辆“解放牌”。重病员经不起途中颠簸,只能等救护车来救。“凡是能动弹的赶快上车,去解放军第九十一医院急救!”陈主席话音刚落,20名职工被众人拥上了车。

    工人张西良和爱人马玉珍同时中毒,爱人抱着7个月的儿子庆庆,东摇西晃不肯上车。这时,白家店村的沈庆英大嫂,上前一把夺过庆庆:“赶快上车,孩子由我照管。”

    副段长王朝阳跳上汽车:“司机,快开!”说着,一辆解放牌汽车,向着驻兖州县城的解放军第九十一医院,风驰电掣般地驶去……

 
    14点,杨工程师跑到白家店村,向山东省拖拉机厂医院挂响了呼救的电话。村长颜世明、书记沈和成、治保主任白宗林守在电话机旁,帮助杨工程师向山拖医院呼救:“我们这里有30人食物中毒!请派救护车速来抢救!”

    山拖医院办公室主任韩建华接完电话,马上向医院院长张宗瑞报告。张院长当即吩咐:派出仅有的两辆救护车奔赴现场。第一辆由副院长李庶民带领3名医生,3名护士;第二辆由办公室韩主任带领姚玉萱护士长等3名同志。他和其余的同志在家腾房,准备急救用品。

    山拖医院离十队驻地17华里,不到20分钟,两辆救护车就停在了现场。

    医护人员跳下车后,随即同在场的人们一起,把9名中毒工人抬上了车……

 
    经检验,病人均为误食亚硝酸钠引起。亚硝酸钠的致死量为0.2-0.5克,而每个病人平均摄入量为3克左右。若不加紧抢救,4小时就会有死亡危险。此刻,已是下午两点半钟,被拉到山拖医院的工人赖阳伟、王成才已处于深度昏迷状态,指导员张振兰和一名工人已出现休克。病人因中毒引起缺氧,呼吸困难,全身青紫。医护人员马上把医院所有的五桶氧气分别给最重的病人输上,紧接着又到厂里拉回四桶给病人输……

    抢救亚硝酸钠中毒的特效药是“亚甲兰注射液”。山拖医院急救室没有,病房没有,药房和药库都没有!

    怎么办?火急!十万火急!

    张院长急切而坚定地指示:“两辆救护车分别到附近的济宁市和兖州县去寻找购买!”

 
    前往济宁市买药的一辆救护车到第一人民医院,没有买到。又到第二、第三人民医院……

    开往兖州县的第二辆救护车,在兖州各家医院之间穿行……

    外出买药的救护车的车轮啊,你快快地转,这里的9名职工,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山拖医院的医护人员忘记了星期天。内科医生王香芬被病员喷吐一身一脸,她全然不顾;护士长张力群顾不得照顾躺在家里病床上的婆婆,毅然奔向医院;刘润珍护士忘记自己6岁的病儿还锁在家里,一直在病房忙碌着……

    他们像亲人一样守候在病人身边,不停地给病人喂水、洗胃、输液、输氧,焦急地念着、盼着、等着“亚甲兰”……

    (二)

    时间回到下午两点10分,在解放军第九十一医院。

    医务人员有的正在洗澡,有的正在劈柴、切菜、忙家务,还有的全家正在电视机前看节目……

    一阵紧迫的汽笛声,划破了星期天的宁静。正在值班的军医宋景华、护士梁桂华跑出门诊室,只见车上车下,一大片病人,躺的躺,趴的趴,蹲的蹲,一位女病人向前走了几步,就瘫倒了……

 
    宋军医和梁护士见此情景,一边招呼病人快进急救室,一边挂响了医院总值班室的电话。总值班员张书义随即通知门诊部主任张天慈。

    张主任赶紧奔向澡堂,刚刚打上肥皂的院长徐德录和年过花甲、已退居二线的研究员张广义,听说有大批中毒病员急待抢救,果断地对张主任说:“全部收下,全力抢救!”他俩顾不上冲洗干净身上的肥皂沫,就迅速穿上衣服,径直地奔向急救室。

    不到10分钟,政委张昌、内一科主任顾教言、内二科主任孙元登、内三科副主任史鸣树、主治军医纪明、门诊部护士赵和华和护士万方、李素娟等30多人闻讯后,都风风火火地赶来了。

    医院病房已全部住满。徐院长命令各科:“要千方百计让病人住下,分头进行抢救!”霎时间,内一科7人、内二科2人、内三科12人,三下五除二,21名病员被收入病房,进入急救。

 
    徐院长和张研究员根据病人症状,经与各科主任紧急会诊,马上确诊为亚硝酸钠中毒。“赶快为病人注射‘亚甲兰’。”院长把手一挥。

    药械科副主任包希伟随即跑到药房,和司药申作风等,以最快的速度取出已贮存了近20年的药品,奔送到各科。

    20毫克、40毫克、80毫克……“亚甲兰”被一支支注射在21人身上,20分钟后,病人症状明显缓解,21名病人基本脱离了危险。

    (三)

    解放军第九十一医院的领导得知十队还有9名中毒职工,政委张昌、研究员张广义、王锡铭等7人迅速组成救护小组,带着“亚甲兰”乘车疾驰而去。

    “十队中毒的其他9名职工是否已被送进了医院?是否已确诊为亚硝酸钠中毒?是否已注射了‘亚甲兰’?是否已化险为夷……”他们带着对病人的焦虑与不安,带着解放军的无限深情,带着对病人极端负责的精神,行进在坎坷不平的道路上。赶到十队,他们听说9名重病员正在山拖医院抢救,又调转车头,向山拖医院奔去……

 
    急待“亚甲兰”药物的山拖医院医务人员,接到解放军第九十一医院送来的“亚甲兰”,立即分头给病人注射。半小时之后,患者病情有所好转。晚上6点钟,一些休克昏迷的病人一个个醒来了。

    (四)

    晚上8点多钟,解放军第九十一医院会议室里,灯光明亮。这里正在召开会议,对中毒病人进行病例分析。研究员张广义说:“虽然21名病人已基本脱离危险,但亚硝酸钠中毒极易引起并发症,很可能使原有的或不明的病从此严重发作。”

    “对!”徐院长接过话茬:“我们要严密观察,发现不祥症兆,立即报告,立即处理。”说完,徐院长和张政委带着参加会议的10多名科主任以上的医务人员,又逐个病房进行观察、询问……

 
    在救护过程中,兖州县委宋书记、十队驻地的谷村区、乡和白家店村的领导,分别到两个医院看望了中毒的职工和家属。

    经过医务人员一个星期的精心治疗和精心护理,住在两个医院的30名中毒病人全部痊愈出院,重返工作岗位。他们纷纷表示要以早日修通兖南线的实际行动,来报答当地干部群众和军地两家医院医务人员的救命之恩!

 
    解放军第九十一医院和山东省拖拉机厂医院的领导,当年与30名被救的铁路职工(家属))合影留念(注:部分照片来自网络,向摄影者致谢)。

 
本文标签:

编辑:王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