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焦点网谈 > 正文

新华网评:为官勿忘微寒时

2014-09-17 10:49 来源: 新华网 访问量:

    滕朝阳   
    不少落马官员身上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出身微寒。远的不说,单说新近的两例。
    9月15日,中央纪委监察部官网公布消息称,中国黄金集团公司原总经理,现中国铝业公司总经理孙兆学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有报道指出,孙兆学走到今天实属不易。9年前一家杂志采访他,根据他的描述,其出生在山西运城市稷山县一个农民家庭,当年他是靠上山砍柴才攒足上大学的路费。
    此前,也有媒体披露了海南省原副省长冀文林的家庭背景和成长经历。冀文林在一个三间土窑构成的屋舍里长大,父母都是农民。中学时代的冀文林爱好文学,常常废寝忘食,为了不打扰在一张大炕上睡着的其余6口人,就躲在被窝里打着手电看借来的文学名著。上大学后,为了给他凑学费,每学年开学之前的两个月,他“要面子”的父亲就开始主动四处帮别人家干活,目的是先在这些人家做个人情,然后好开口向人家借钱。
    孙兆学、冀文林不生于钟鸣鼎食之家,他们的家庭条件甚至连一般也谈不上,可说是起于微寒。这是他们的一个共同点。另一个共同点是,他们都在高位上跌落了,而且几乎都不会再有东山再起之时。落马的官员都是咎由自取,并不会因出身低微或高贵而获得额外的同情或厌恶,不过,他们过山车一般的人生轨迹仍不免使人感慨,也未尝不可以给他人以启示。
    人们不能选择自己的出身,但在成年之后可以选择自己的人生道路,因此,任何官员因违纪违法而落马都无法怨天尤人。寒门子弟在其成长过程中,可能比别的同龄人更早也更多地感受到生活的艰难困苦,也可能因此更具有摆脱现实束缚、改变人生命运的强烈愿望和拼搏精神。事实上,他们中的一些人通过各种努力走向了各种成功,有的就像孙兆学、冀文林那样当上了高官、坐上了高位。
    在人们的观念中,出身微寒的人似乎更不应忘记经历过的艰苦岁月,但事实却并非如此。一些人做了官就开始追求享受,甚至为此不择手段。当他们明知所做作为涉嫌违纪违法却依然故我时,他们显然是不记得从前的艰辛,以及一路走来的不易,这时的他们,或许就像人们所说的那样开始忘乎所以了。列宁说,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出身微寒的人竟然沦陷于过度的物欲,这是一种讽刺,也可以说是背叛的一个结果。
    当然,他们中的一些人之所以奋斗,目的可能就是为了摆脱物质的匮乏,过上高度物质化的生活,那么在地位不断上升的过程中醉心于敛财和享受,最终腐化堕落就不能说是意外。这种情境中的官员,往往很容易产生一种不健康的补偿心理,仿佛从前的受苦,就是为了日后的享受,于是,困苦的成长背景只给了他们负面的刺激,使他们更倾向于放纵而不易对过往岁月怀抱感恩。
    一些高官似乎更愿意回忆自己当“放牛娃”的经历,以及在青少年时代吃过的种种苦,这当然无可厚非,但也未必就是可以傲人的资本。与此同时,人们却极少看到他们对身处微寒时的反思。事实上,贫寒家庭因物质条件和父母文化程度所限,在教育子女方面往往欠缺甚至存在偏向,“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至今仍是很多人激励子女的教条。希望子女做大官、骑大马,出人头地、光宗耀祖,虽不免有过往时代的印记,却也不好说有什么大错。问题在于,当一个人做了“人上人”之后又该如何呢?如果家庭教育不能为子女的价值观奠基,他们在成为“人上人”之后也少有反思,那么他们前进的动力就可能消失,前进的方向也可能迷失。
    为官勿忘微寒时。经常想一想自己艰苦备尝、微不足道的过去,或许会更谨慎地为官,会更谦卑地做人,会更珍惜自己的现在。孟子说得好:“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
本文标签:

编辑:李胤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