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创先争优 > 正文

梁慧丽:“小巷总理”的“执政”智慧

2014-09-12 09:53 来源:中国青年报 访问量:

    原标题:梁慧丽:“小巷总理”的“执政”智慧
    位于上海普陀的莲花公寓小区,曾是全普陀区“最难管”的小区,没有“之一”。它位于普陀、宝山和嘉定三区接壤处,共有152幢多层建筑,最早是一个被开发商建到一半就抛弃的“烂尾小区”。10年前,从市中心的5个区拆迁搬来了2800多户居民,这8600多人大多是带着怨气,“哭着”搬进这个“野草比人高”的小区里的。
 
    10年后,一切都变了样——768路公交车通到了家门口;暴雨天气小区不再积水;居民遇到不平事,会有人为大伙儿“出头”。
 
    这个人就是59岁的梁慧丽,莲花公寓小区居民区党支部书记。
 
    给居民办事儿的“刺儿头”
 
    无论是在镜头前,还是在小区里,梁慧丽的发型总是一丝不苟的“大包头”,露出前额,精神饱满。如果不是住在莲花公寓,你不会知道,这个打扮得体、造型靓丽的上海女人,其实是一个“刺儿头”。
 
    8月16日晚上9点多,梁慧丽差点在小区里被人打了。
 
    “你敢打我试试看!我是居委会书记,你打我起码判刑两年!”这个眼睛近视的女人没戴眼镜,她肩膀一耸,直直地顶在一辆厢式货车的车头上,不让它开走,还吓唬车主:“有本事,你从我身上轧过去!”
 
    这辆货车满载着一车化学垃圾,要倒在莲花公寓小区里。晚上,接到居民电话后,赶到现场的梁慧丽就摆出一副舍我其谁的架势,第一个冲到货车前头找司机理论,要求他把车开走。司机耍起横来:“你快让开,小心我对你不客气。”看到小梁险些挨揍,周围的居民们全都凑了过来。最终,司机只得将垃圾运了回去。
 
    社区居民徐宝玉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梁慧丽为了社区和居民利益,不仅敢跟货车司机斗,她还敢同上级政府“斗”。在普陀区,她是“最会提意见”的基层干部,就连相邻的宝山区的政府部门也见识过她的能耐。
 
    有一次,一家宝山企业向河道里倾倒污水,污染了莲花公寓小区周边的水源。小区居民多次投诉无果后,梁慧丽带着居民们一道,去宝山区环保局大门口“静坐”,她本人坐在最前边。
 
    对方在得知她是居委会书记时,调侃道:“你这是带大家来造反啊?”梁慧丽理直气壮地回答:“不是造反,是求助。”
 
    各种“吃力不讨好”的麻烦事儿,梁慧丽总是冲在最前头。理由相当质朴:“今天居民给你反映个事儿,你答应了但没办;明天居民们就会说了,你看昨天我跟小梁说个什么事儿,她敷衍一下也就算了。这样影响多不好。”
 
    居民信任的“盯关跟”
 
    8月18日,正在轮岗的大学生社区干部邱靖雅跟着梁慧丽一起“开工”的第一天,真实地体会了一把“典型”的力量——从8点半到9点半,一个小时里,梁慧丽接待了7个来访群众,一口水都没顾上喝。
 
    一位老太太的房子被女儿借高利贷抵押掉了,来找小梁;一户居民房子漏水,来找小梁;一位子女都在外地的老人,来找小梁咨询怎么养老;一位居民家里窗帘挂不上,来找小梁帮忙;一位居民不会用数字电视遥控器,也找小梁;还有一位居民给孩子买婚房,来找小梁问问上哪儿买好。
 
    这些事项,在邱靖雅看来,基本都不归居委会管,“梁老师就像是个管家,啥都管”。
 
    年轻的邱靖雅不知道,就算居委会愿意管,也并不是每一个社区的居民都愿意把自家的隐私讲给居委会书记听。梁慧丽如今的忙碌,源自居民的信任。
 
    她曾自掏腰包4000多元,给小区里的困难户补交养老金;她还给小区里的孤老看病送终,每一位孤老去世后,都是她亲自负责擦身、更衣和布置灵堂;她被居民们笑称“盯关跟”,小区开通公交、下水道修缮、社区卫生院开办,每一件实事,都是她去“找上级部门盯、天天关心工程进度、跟着工程队一起干活”给办下来的。
 
    这两天,她又开始“盯”了。28号楼102室被居民投诉群租,管理混乱,她在多次上门和盯上级部门监管无果的情况下,只能再次发挥自己的“盯功”,几乎天天上门宣传群租的危害。
 
    租客们这两天已经被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了,他们承诺只要一找到其他房子就搬走。
 
    居委会干部得有悟性
 
    在上海,居民区党支书相当于地级市里的村党支部书记,他们是中国最基层的“执政者”。这个岗位,如今正面临着“后继乏人”的困境,各个区县如今正组织一批一批的年轻干部到小巷里“轮岗”。
 
    普陀区桃浦镇党委副书记王建平告诉记者,桃浦镇现有的300多名社区干部中,包括梁慧丽在内的一大批人将在未来一两年退休,“我们在试行老书记‘带教’,把一批批年轻人送到老书记手里培训”。
 
    每来一批年轻人,试用期3个月,梁慧丽只需1个月,就能看出一个人是否适合在居委会工作。这个过程中,她曾“劝退”过不少来轮岗的年轻干部。曾有一名处级干部来工作,就被她劝走了。“遇到个什么事情,他不是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而是在办公室记录、查资料搞了半天才走。外头的人急都急死了,这怎么在居委会干?”
 
    她跟新来报到的居委会干部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想清楚了,来居委会工作,家里的事就要放下。你的手机要24小时开机待命,哪怕你已经上床睡了,居民有事找你,你也得起床干活;就算半夜被居民叫起来加班,第二天你还是得照常上班;除夕夜,你可能也得在居委会吃饭,没法儿回家过年。”
 
    这些听上去有些“不近人情”,但梁慧丽已经坚持了10年。她每天7点多就到办公室,每年除夕一个人在办公室吃年夜饭,有时凌晨3点多还会被居民一个电话叫去陪老人看病。
 
    8月20日,在莲花公寓居委会里,门口黑板上的《居民要事备忘录》里,几乎全是“找小梁”的事儿:141号101室,有心里话与梁讲;142号401室,反映楼上501漏水,要梁上门调解;77号504室,有事与梁讲;148号203室,找梁解决房产事宜。
 
    还有一年半,梁慧丽就要退休了。她告诉记者,当居委会书记得有悟性,希望能多一些有悟性的年轻人来接班。(王烨捷)
本文标签:

编辑:李胤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