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news@hndjck.com
您的位置: > 时代楷模 > 时代先锋 >

吴厂长和他的妻子

 

作者 李佩山
 
人们常说:“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可是,28年过去了,吴厂长和他的妻子的故事,还时常在我的脑海里盘旋。那是1993年5月中旬,铁道部十四局在北京办事处隆成针织服装厂,召开服装行业现场会。耳闻目睹了这个厂的发展变化,与会者赞不绝口。

然而,当我同该厂厂长吴菊生和他的妻子卢素珍,谈起这些和那不寻常的往事时,他们却禁不住泪水涟涟……

走马上任4年间

吴菊生,原是一名医生。1989年4月,在隆成针织服装厂举步维艰,靠给别的大厂干零活,讨“剩饭”度日的时候,他毅然弃医从商,走马上任,当上了这个厂的厂长。

卢素珍了解丈夫,支持丈夫的这一选择。她是北京房山区第二人民医院的麻醉医师。为了让丈夫一门心事干好工作,她默默地挑起了洗衣、做饭、买粮买菜等几乎全部家务,每天早起晚睡,忙碌不停。

吴菊生全身心地投入到了他选择的事业之中。

服装加工市场竞争激烈,优胜劣汰。过去分给隆成针织服装厂活干的几个厂家,有的转产,有的关闭,还有的连自己都“吃不饱”。隆成针织服装厂,面临“断炊”的危险!

为了“找米下锅”,吴菊生不论是白天黑夜,还是刮风下雨,只要一听到信息,就马上跟踪,尽力争取……

吴菊生不仅外抓市场,而且内抓管理,大胆进行用工、人事和分配制度等一系列改革,形成了以正式工为骨架,合同工为主体,临时工为补充的职工队伍;选聘24名懂经营、会管理、技术精、作风硬的职工,担任厂、车间、科室和班组领导职务;实行秒值工时工资制,工人干多少活,得多少钱,个个心里有数,调动了大家的生产积极性。


紧张有序的隆成针织服装厂

质量是企业的生命。吴菊生在教育和帮助职工强化质量意识,提高业务技术水平的同时,出资106万元,引进日本等国家的先进设备,形成了服装生产、检测、包装、运输一条龙作业线。并建立健全了质量检测体系和奖罚制度,实行班组自检、下道工序互检、车间专职检验员和厂检验科分口把关。不符合标准的,上道工序不得流入下道工序。从而,使产品质量优良率一直保持在95%以上,出口产品合格率达100%。

隆成针织服装厂为解放军总后勤部生产的军服,在好几个服装加工厂家评比中,连续两年荣获第一名,被列为定点生产厂家。在对外出口中,他们生产的蚊帐,获得免验权,出口日本、美国等10多个国家的服装,没发生过一例索赔事件,受到外商的好评。日本两家商社,将隆成针织服装厂作为定点生产厂家。其中福利亚株式会社的HAAI商标,被指定只能有隆成针织服装厂生产。

 
忙碌的隆成针织服装厂
 
在信守合同、保证交期上,隆成针织服装厂不管遇到什么困难,从来都是说一不二,按期兑现。1990年春天,在给澳大利亚客商加工10000套儿童服装时,由于原料供应拖后,离交期3天时还有数千套没有加工出来。“企业的信誉,民族的尊严,我们无论如何不能丢!”吴菊生动员职工,“全力以赴,昼夜突击!”

职工们一连48个小时没有离开车间、离开岗位和停止生产。有的实在困得不行了,就趴着打一会儿盹。大肉包子、鸡蛋面条等,免费送到了职工们面前。这期间,吴菊生守在车间组织生产,一刻也没有合眼。厂长爱护职工,职工理解厂长。此刻两者的心是相通的。他们只有一个念头:按期交货。在交期最后这天下午1点时分,一辆满载10000套童装的卡车,从隆成针织服装厂向着天津港,风驰电掣般地驶去……

下午两点45分,卡车顺利抵达目的地。好悬啊,再过15分钟就要封关,卡车就开不进去。面对送货的职工,出口公司驻港员,伸出了大拇指。


卡车顺利抵达天津港

信誉赢得信任。隆成针织服装厂先后同经贸部的华润公司、全国工商联的中兴公司和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公司等10多家,建立了服装加工出口业务。他们的任务由过去“吃不饱”变成了“吃不了”:在北京、河北等地,挑选7个服装厂作为加工点;组建了以他们厂为龙头的铁道部十四局服装企业联合体;以前分给他们活干的厂家,又反过来找他们要活干。

隆成针织服装厂职工深有感触地说:“我们厂发生的一切变化,都是与厂长吴菊生的无私奉献和忘我牺牲分不开的!”

牺牲岂止在战场

1991年8、9月间,正当吴菊生雄心勃勃,率领全厂职工争取新的更大成就的时候,他年仅32岁的妻子,因患红斑狼疮性肾炎,病情恶化,被转入解放军301医院。

吴菊生爱工厂,也爱妻子。但他没有分身术,他只好白天坚持工作,晚上赶到医院探视和照料妻子。


躺在病床上的卢素珍
 
天色阴沉的一个傍晚,吴菊生心急如焚地来到301医院,走进肾科的一个普通病房。日光灯下,他看到两位军医正在忙着给妻子进行“血液透析”治疗。脸色灰暗的妻子,喘着粗气半躺在床上;昔日瘦弱的身躯,眼下像吹足气、灌满水似的肿胀;她的左前臂和右脚面上,分别插着两根输入和引流的管子。吴菊生顿时感到一阵心酸,但他强忍眼泪,走近妻子床头。这时,一位军医轻轻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带他走出门外:“你妻子病情十分危险,及早准备后事吧!”

“不,我不相信,不是可以换肾吗?同时,我情愿献出她所需要的全部血液……”


医务人员给卢素珍进行治疗
 
吴菊生坐在妻子身边,用小勺一口、一口地给她喂完一块西瓜。然后拿起手帕,为她擦去嘴角上的瓜水。这时,妻子扶住他的手,声音微弱地说道:“菊生,谢谢你!以后别再来了,别再为我分心,你要管好厂里的事儿……”

吴菊生连忙安慰妻子:“不要想那么多,你要安心养病!”接着,他告诉妻子,女儿吴薇想来看望妈妈。“不,可不行。我不能让女儿看到妈妈这副病痛的模样,就让过去的妈妈,留在她美好的记忆中吧!”

夜深了,在通往岳父家的林荫道上,走出301医院的吴菊生,迈着沉重的步子,踩着被秋风吹落的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妻子往日忙碌的身影,仿佛又出现在他的眼前:“素珍,将来我不当厂长了,一定加倍地补偿你。”

 
通往岳父家的林荫道
 
“谁指望你补偿!”妻子微笑着,瞥了他一眼。

吴菊生陷入到深深的回忆之中,忘记了自己从午饭以后,还粒米未进,滴水未沾……

一进岳父家门,吴菊生就瘫坐在了沙发上。面对一家人焦急关切的目光,他捶打着自己的脑袋,“呜呜”地哭了起来:“我对不起素珍:过去,是她支撑着整个家,让我安心工作;现在,我补偿她也来不及了呀!”

“不,哪怕倾家荡产,我也要挽救她的生命!”吴菊生决意卖掉家里的冰箱、彩电和所有家具,用于购买挽救妻子生命所必需的、国家规定要自费的“人血白蛋白”“冬虫夏草”等贵重药品。

“你和孩子今后还要生活,家可不能破呀!”吴菊生的岳父岳母感动了,拿出了他们积攒下来的退休金;吴菊生当火车司机的内弟感动了,取来了准备筹办婚事的数千元钱;吴菊生所在单位和上级领导感动了,同意借款和特批数百元救济金给予资助。

301医院的陈香美等著名医学专家、教授,专门为卢素珍会诊和治疗。通过一个多月的精心治疗和护理,卢素珍总算脱离了生命危险……


 
专家为卢素珍会诊和治疗
 
不幸未了,又遭不幸。1991年10月17日上午,吴菊生正为厂里9万条出口睡袋考察、联系定点加工厂家,突因剧烈头痛,被送进首都一家医院。医生通过国内最先进的“核磁共振仪”做出诊断:“鼻癌!必须马上住院手术!”

吴菊生的心都要碎了:出口睡袋的加工任务,还未落到实处;重病的妻子,正躺在病床上;还有刚满7岁,正在读书的女儿……
吴菊生执意,又回到了工厂。

在短短20余天里,吴菊生忍着病痛,日夜奔波,先后考察和联系了一省、一市11个区(县)的17个服装厂。终于,使繁重的睡袋加工任务,落到了实处……

在上级领导和同志们的一再劝说下,吴菊生终于同意了去301医院,接受手术治疗。

11月5日一大早,吴菊生像往日一样,提前来到厂门口,迎接前来上班的每一个员工。女工赵兴兰和程桂琴,刚从他身边走过就忍不住哭了:“吴厂长得了这样重的病,还想着工厂,想着大伙,咋就不想想他自己呢?”


 
吴厂长,你可得好好地回来啊!

这天下午,职工们听说厂长要去住院,连忙放下手里的活,跑出车间,追到门外。望着吴菊生乘坐的、渐渐远去的面包车,许多人止不住流下了眼泪:“吴厂长,你可得好好地回来啊!”

翌日上午8点,在301医院。做完全身麻醉的吴菊生,静静地躺在手术台上。著名五官科专家杨伟炎等,正全神贯注地为他进行“占位性病变探查手术”。手术室外,吴菊生所在单位的领导和职工,焦急地等待着、祈祷着……

不知是感动了上天,还是“核磁共振仪”有误。6个小时之后,经病变切片检查,吴菊生患的是“鼻窦囊肿”。在前后半年内,吴菊生又两次接受鼻窦囊肿摘除和插管引流手术。


 
吴菊生正在接受手术治疗


三次出院,医生每次都给吴菊生开了全休一个月的病假条。可他一天也未休息过,总是第二天就投入工作。他的鼻腔里,还插着一条5厘米长的塑料引流管。医生嘱咐他每周前去更换一次。

可是,因为工作,他一推再推,最后干脆借来医疗器械自己更换;因为工作,吴菊生常常头痛失眠,靠大剂量服用安定药入睡;因为工作,他一直未兑现带女儿游一次公园的多次承诺,甚至在女儿上学5年间,他从未接送过。就连学校通知参加的家长会,他也未能去一次。

女儿的班主任老师抱怨说:“吴薇上到5年级,我还未见过她爸爸是个啥模样!”

 
厂长举债8000元

吴菊生率领职工开拓进取,5年使产值、利润和固定资产翻了几番。资金总量每年以33%的速度递增。隆成针织服装厂,连续4年被局评为文明单位,1992年被中国铁道建筑总公司评为多种经营先进单位。

为了给妻子治病,购买规定自费的药品,吴菊生已经举债8050元。他每月仍要平均为妻子支出590元的自费药款,夫妻俩的收入加起来还不够。她们家继续靠借债,维持着日常生活。

 
厂长举债8000元
 
然而,吴菊生却始终坚持不该得的钱一分不得。他对着全厂410名职工声明:欢迎大家对我进行监督,保证做到“举一、奖二、罚三”。只要情况属实,举报我贪污受贿1元,就奖给检举人2元,罚我自己3元。

1992年4月的一天中午,一个商贩来到吴菊生家里,要低价购买厂里的服装下脚料,掏出一只露着一卷钱的烟盒,放在吴菊生面前的平柜上,被连人带钱推出门外。

河北容城县一个服装厂的副厂长,想让吴菊生切分给他们厂30000条出口睡袋加工。吴菊生因他们质量没保证没有答应。那人拿出100元钱递到吴菊生手上:“给您妻子买点补品吧!”被吴菊生当场拒绝。

那人以为吴菊生嫌少,几天后又找上门来:“吴厂长,快春节了,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他笑嘻嘻地说着,从上衣袋里掏出500元钱,放在茶几上,“您看着买些年货吧!”

“我不吃这一套。如果你们的质量有保证,不送一分钱也给你们干;质量不行,送多少钱也白搭!”说罢,吴菊生硬是把钱退给了他。

那人只好悻悻而去……

 

 
这使我想起科学家爱因斯坦的名言:“不管时代的潮流和社会的风尚怎样,人总可以凭着自己高贵的品质,超脱时代和社会,走自己正确的道路。现在,大家都为了电冰箱、汽车、房子而奔波、追逐、竞争。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特征了。但是也有不少人,他们不追求这些物质的东西,他们追求理想和真理,得到了内心的自由和安宁。” 

吴菊生不就是爱因斯坦所说的“凭着自己的高贵品质,超脱时代和社会,走自己正确的道路”“不追求物质的东西”“追求理想和真理”的那种人吗?!(部分照片来自网络,特向拍摄者致谢!)

 

 
作者李佩山 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企业文化促进会特约研究员、中企联企业管理咨询山东专家组成员,曾任中国铁道建筑报记者、记者站站长,中铁十四局集团党委宣传部部长和《人民日报》特约撰稿人等,有160多篇作品获奖或被人民出版社、新华出版社和中国铁道出版社等选入书中,出版新闻专著《忠诚的人生》。曾获中国新闻奖、首届“全国铁路百优新闻工作者”、首届和第二届“山东省优秀青年记者”、第三届“山东省十佳记者”和“山东省十大杰出职工”等荣誉称号。
 

责任编辑:王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