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news@hndjck.com
您的位置: > 时代楷模 > 时代先锋 >

我在寻找那颗星——访蒙标成的妻子安银花

 

作者 李佩山
 
作者李佩山在蒙标成家中,采访安银花及其女儿蒙晓丹时的情景

“黎明前的气息,像往常一样弥漫着我们的住室,多年养成的习惯,使我从睡梦中醒来又不自觉地向灯下的写字台前望去,想催促经常熬夜的标成赶快休息。椅子上空无一人,室内静悄悄的。‘他到哪儿去了?’我反而在心里问自己。

“到1999年3月29日,标成离开我们已经3年零6个月短两天。但我总觉得他没有走远,没有永远离开,而是又出差了,不久还会回来。我天天都在盼着他回来。

“有人问女儿丹丹:知道你爸爸去哪儿了吗?她说出差了。她让我带她找爸爸,说:‘我想爸爸,他怎么还不回来,他说带我到刘胡兰纪念馆参观,到晋祠游玩,什么时候才去呀?’我说:‘妈妈带你去行吗?’她说:‘不行,我非让爸爸带我去!’女儿说着哭了,我也哭了。我带她到哪儿去找她爸爸呢?”

 
这是蒙标成生前在天安门广场和妻子安银花及女儿蒙晓丹留下的唯一“全家福”
 
这是被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首次追授“热爱新闻事业的模范通讯员”称号的铁道部第十四工程局修造厂工人蒙标成的妻子安银花,在接受采访时向我哭诉的一番心里话。

安银花是一个性格内向、朴素文静的城市青年,还不满30岁。谈起往事,谈起丈夫,谈起她们的恋爱、婚姻、家庭,她是那样一往情深,如泣如诉,如数家珍。

1984年经朋友介绍,安银花认识了在修造厂工作的蒙标成。经过3年多的相处、了解和恋爱,1988年元旦,他们幸福地结了婚。蒙标成不仅爱工厂、爱工作、爱事业,同时也爱家庭、爱妻子、爱女儿。在妻子眼里,他是一个难得的好丈夫,知道关心她,体贴她,爱护她。她说:“同他结合,是我的福分。有朝一日,我们在九泉之下相逢,我还要和他在一起。”

在女儿晓丹眼里,蒙标成是一位可亲、可爱、可敬的好爸爸。他的去世,使女儿失去了一个好玩的“大伙伴”,她再也不能骑在爸爸的脖子上“疯耍”了。

 
蒙标成抱着宝贝女儿晓丹

安银花拿出丈夫生前留下的刊稿剪贴本,打开蒙标成曾经发表过的《男人……》那篇散文让我看,里面有这样一段文字:“因为你是男人,你应该是父母的左、右手,照顾安排好他们的生活,物资上不能抠门儿,精神上让他们快快乐乐;因为你是男人,你应该是妻子的‘沙发’‘椅子’,她下班回来,往你身上靠一靠、躺一躺,她不顺心时,你是她的‘开心果’,喜逢生日或结婚纪念日、节假日,你得一天忙到晚,努力创造一个浪漫情调的居室、空间,让她心里送你‘一千个吻’;作为父亲,你得为儿女入托、上学、就业不辞辛苦,到处奔波,时刻在儿女心中树起伟大的形象,好让儿女能骄傲地说:我爸爸如何好,如何能干……总之,在家里,所有重活、累活、脏活,你都得揽过来;出门时,大包小包一咕噜行李,你得一个人扛……”

安银花说,标成所写的,他都实实在在、真真切切地做到了。接着,她深情地告诉我,她读着蒙标成写的《世上还有爸爸好》那篇纪实散文,曾不止一次地哭了。


 
蒙标成正在认真翻阅图书资料

那是1990年夏天,女儿降生。在满月之前,妻子因身体虚弱,没有奶水,又不能下床,蒙标成便不停地忙碌。他常常深更半夜,起床给妻子做饭、熬汤,为女儿热奶、喂奶、换尿布。有时,女儿两脚乱踢乱蹬不停地哭,他刚把牛奶热好搅匀端来,女儿却又睡着了。有时给女儿换尿布还未转身,新尿布又湿了,他连忙再换。他时常早餐顾不上吃,抓起馒头、咸菜就急匆匆去上班,中午三步并作两步地赶到家中,抱起女儿就亲她的脸颊,晚上轻轻地搂着摇着她进入梦乡。女儿如果不停地哭不停地闹,他就宁可一夜不睡,也不忍心让女儿受半点委屈,生怕女儿有个闪失使他后悔。好几次妻子不无歉意地对他说:“我原以为生个女孩你会嫌弃,想不到你照顾我们娘俩这么周到!”

等到女儿会走路会说话,甜甜的小嘴美美地叫“爸爸”时,蒙标成常常快活得“嘿嘿”直笑。开始,送女儿上幼儿园时,不知怎么回事,她总是不吃不喝不停地哭,他站在门外心里很不是滋味,迟迟不肯走开。偶尔,女儿淘气地打坏东西、撕烂照片,他刚要“训”她时,女儿乖巧地一声“爸爸别生气,我以后听话,做乖孩子好吗?”竟使他感动得泪水模糊了双眼……

蒙标成在《世上还有爸爸好》的末尾写道:“女儿哟,你知道爸爸为何时常像婆婆妈妈,唠唠叨叨围着你转?是想让你生活在充满爱的世界里,不想叫你重复爸爸那苦难的童年!”

安银花了解丈夫。她说:“标成是个普普通通的人,他也有情,他也有爱。他爱工作、爱事业,也爱家庭、爱亲人。我的确没有想到,在他走了以后,山西、山东、铁路和他家乡广西乃至中央,会有那么多的报、刊、台宣扬他的事迹。我为有这样的丈夫,感到无比的骄傲和自豪!

 
安银花正在精心地缝制加工全棕床垫

“在刚刚失去标成的那段时间,我对生活几乎绝望了。是标成生前所在单位的领导伸出援救之手,重新为我鼓起生活的勇气,帮助我找到了生活的出路。”

安银花原在一家军工厂上班,因单位亏损,长期发不出工资,一直待业在家。蒙标成去世后,她靠给街道餐馆刷盘子洗碗维持生活。为此,铁道部十四局修造厂的领导打破常规,经研究特地向上级申请,将安银花调入本厂。在尚未得到批复之前,他们先为她办理了借调手续,安排在厂属全棕床垫公司工作。由于她肯干爱钻,技术拔尖,被公司提升为加工车间的工班长。她激动地说:“我要像标成那样做人,那样工作,决不给他脸上抹黑。”

蒙标成的女儿蒙晓丹,就在居家附近的山西东方机械厂幼儿园学前班预读书。安银花认真且坚定地说:“我一定尽最大努力,争取把女儿抚养大、教育好,让她将来像她爸爸那样,为国家、为社会、为人民尽职尽责,多做贡献!”

 
安银花在“热爱新闻事业的模范通讯员蒙标成命名大会”上发言

最后,安银花像是在对我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我常听有人讲:人走了,属于他的那颗星星还在。在皓月当空的夜晚,我常常望着满天的星斗,寻找哪一颗是标成?也许,属于他的那颗,并不格外明亮。但是,在我看来:标成就像那颗璀璨夺目的星星,永远闪耀在我的心中……”
 
【亲爱的读者朋友:欲知蒙标成是如何从一个普普通通的青年工人,一个地地道道的基层业余通讯员,成为我国新闻战线上的一面旗帜,成为广大新闻工作者和通讯员学习的榜样的?最后请看第四篇连续报道《让生命的火焰熊熊燃烧》(——蒙标成事迹采写发表的前前后后)】

 
作者李佩山

李佩山简介 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企业文化促进会特约研究员、中企联企业管理咨询山东专家组成员,曾任中国铁道建筑报记者、记者站站长,中铁十四局集团党委宣传部部长和《人民日报》特约撰稿人,先后有3900多篇计460余万字的作品被中央和地方及行业媒体发表,其中160多篇获奖或被人民出版社、新华出版社和中国铁道出版社等选入书中,出版新闻专著《忠诚的人生》,荣获中国新闻奖、首届“全国铁路百优新闻工作者”、首届和第二届“山东省优秀青年记者”、第三届“山东省十佳记者”和“山东省十大杰出职工”等荣誉称号。
 

责任编辑:王杰